989

满洲人间指南

昨天下午的风吹散了诗与阳光,我游完泳回来,头发湿漉漉的,篮球场上的少年,给对象打电话的女孩,送外卖的自行车匆匆忙忙,朝鲜族的少女,在街头布景的小象,你的达达马蹄她的午梦归人,头发上的水落到地上砸起的春天,不正是我所热爱的人间么。

我叫布达佩斯、佩斯,男,满族,退役少先队员,曾经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刚才是十时二十分五十八秒我坐在成本会计课堂看厚眼镜女教师的嘴一张一合我喝了口猴王牌茉莉花,不过这次我想起了曾经,曾经那些我所认识和知道的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民族和他的后裔。  作为生产队候补会计,我用摔跤打败了柱子,豁牙子,狗剩子,在我们村的高考中拔得头筹,被送进了省城会计培训班,期待毕业后回村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经济事业添砖盖瓦,打败二楞子,竞选村支书,迎娶翠花,走向人生的高峰。我骑马打猎走了七天,翻山越岭的来到了省城,瞬间被现代文明击昏了狗头,晕头转向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人民警察“警察叔叔,你知道哪有大保健么?”三天后,我从派出所出来,被警车送到了省城民族预科班,在那,我碰到了我的四哥,一个达斡尔族的骚汉。

达斡尔族,索伦三傻之一,也是一个牛逼而伟大的民族,为东北抗日情报工作立下汗马功劳,被誉为东方的风语者。这个民族爱吃柳蒿芽,曾经因为柳蒿芽属于哪个民族,我们班的达斡尔族和鄂温克族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最后鄂温克因为人数不敌达斡尔而落败。达斡尔族爱好文艺,有清一代,有“文有达斡尔,武有鄂温克”的说法。爱德华·建祥,我的四哥,梅里斯区半血达斡尔,圆脸高颧骨,喜爱抠脚,身高体长,皮肤白皙,无痔疮病史,是您居家旅行喝酒搞基的最佳伴侣。其母从事医疗工作,针法娴熟,广受家长好评,人送外号“一针”,指一针入体,不扎二遍,不幸其母姓“多”。其舅威武雄壮,曾经只身打马过草原,听四哥说,他舅小时候搬家到汉区,由于语言不通饱受欺辱,后来发现自己能一打二,一打三,一打五之后称王称霸,后因骑马摔断双腿,伤好之后被国家招安当兵入伍退出江湖,留下了一段虚无缥缈的传说。我跟四哥一向交好,唯一的冲突就是辽与女真那段历史,自诩契丹后裔的他总为那段往事愤愤不平,为了两族友好往来,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战争的终止,我主动洗净菊花平息了这千年的杀戮,传为一段佳话,是一代民族工作者的楷模。有一日,我学了一句达斡尔语,我不知道啥意思我就问四哥,我说:“四哥,额格马雷啥意思”四哥没抬头:“操你妈”,当时我就火了,咋地,我虚心学习你骂我干啥,咋的我也是满洲镶黄汉子,怕你啊,“操你妈”我咬牙切齿,四哥一愣,随即更咬牙切齿“操你妈”……就这样我们对骂了好久,后来四哥体力不支,菊松体软,虚弱不堪的说:“六弟,额格马雷就是操你妈的意思……”于是第一届满达民间语言交流大会落下帷幕。爱德华.建祥,我的好基友,好久不见,今夜哈勒滨无雨,我不关心人类,只关心你菊体安好。

鄂温克,因为为圣诞节提供驯鹿闻明于世,鄂温克,因为诗人维佳而泪流雨下,鄂温克,今年的额尔古纳水流丰沛,我想看看你的微笑。我所熟识的鄂温克便是我的二哥,一个汉化4.0版的鄂温克,一个生活在汉区的鄂温克,自称鄂温克最后一个王子,那一年他阿玛在雪夜称汗,随即被村妇联主任扭送派出所,于是他成了流落民间的王子,他奶奶家曾经是齐齐哈尔有名的地主,后来我党解放东北的时候顺便解放了他奶家的长工,他奶家的长工和共党里应外合,于是他奶家破人亡,他奶那年八岁,靠躲在大酱缸中幸存,每当提起往事二哥都涉嫌“攻击”我党的民族政策。我们学校也有牧区和林区的鄂温克,为了民族的未来,为了承担一个王子责任,二哥费劲心机,终于“敖鲁古雅,索伦,通古斯,鄂温克三大部落在哈学生共同会议”成功举办,后来因为语言不通,匆匆散会了,二哥低落了好久,下定决心学好民族语言,买了一本朝克编的《鄂温克语365句》,后因不懂国际音标放弃。二哥跟四哥因为民族争端最多,从柳蒿芽到契丹后裔,从额尔古纳到精奇里江,遍布生活各个领域,那天,二哥说自己是契丹南院大王萧峰的后裔,四哥一听面带讥笑:“咋的,你家祖传要饭那”。现在二哥坐在我的身边,抖落他的破腿振的长椅直晃,我有点晕车了。

赫哲,野人女真的后代,清代称“鱼皮鞑子”,曾经呼儿哈路召集一万大军围攻老汗王的部队,虽然战败,但也彰显了我女真后裔的勇猛。赫哲自称那乃,那日贝,译为当地人,本地人。赫哲语和满语十分相似,同为女真后裔,清朝为依彻满洲,由于建国初期我党因出身问题导致缺乏一定社会科学,居然把赫哲和满洲化为两个民族,据说,俄罗斯那头的赫哲在80年代访华时得知赫哲和满洲划分两个民族大惑不解,我们都是旗人那。依尔噶,一个赫哲姑娘,充满灵气,家里世代居住街津口至嘎尔当一代,日统时期,赫哲人民受尽苦难,后来解放了,赫哲老乡发现好多汉人涌入,后来萨哈连乌拉里的鱼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依尔噶,阔面高鼻,典型的北满长相。前年去她家玩,吃到了最正宗的刹生鱼:二尺长的中华鲟,无刺,切片,放冰箱里冻半小时,香菜少许,青椒剁丝,老醋,辣椒油,土豆丝一拌,半缸白酒,你就次吧,你会发现一切都是浮云,白肉里夹着黄膘,越嚼越香。我帮她爸杀鱼时,只见她爸一刀去首,放血,用嘴把鱼皮扯下来,切一片鱼肉,用水一冲递到了我的面前,那白肉因鱼刚死不久,还在抽搐,我想起了一个词,yalimbi,指箭射入体内,周边肉抽搐不至的状态,鳇鱼鼻子和那根筋是大美,都是脆骨。在政府的帮助下,赫哲人民开展了旅游业,从小市场批发来的小饰品卖给了源源不断的伪文青。

蒙古,曾经改变世界格局的民族,鞑子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VIP,对音乐艺术有突出的贡献,最近因《狼图腾》火遍大江南北。那年我去预科报道,有个疑似蒙古学生家长的人用不明白自动取款机,热心的我赶紧去帮助他,一边痛心现代文明之风还没吹到草原,一方面跟他交谈,原来他是听不太懂汉语用不明白取款机,我说:“你孩子学啥专业那”,他沉默了,我想可能是孩子考到这个学校他不太满意,半天他小声的说:“我考的是蒙文……”那一刻我才知道了草原岁月生活的艰辛,从此,我们相遇相识相互琢磨,他叫巴特尔,通辽牧区野生蒙古鞑子,诗人,民族歌唱家,有两个女朋友,他妈的,两个呀!!!我们经常一起探讨民族学,他教我蒙古菊花绽放的奥秘,我教他满洲猪油使用秘术。有一天,他说家里为了供他上学卖了一头牛,我心酸极了,想起了白发苍苍的蒙古老奶奶为了孙子上学忍痛卖了从小养大的牛,唉,我国的民族工作啊,我摸了摸眼睛,“巴特尔,咱家还剩几头牛了”巴特尔一脸惆怅“还剩九十多头牛一百多匹马,两千多只羊……”你妈!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不要忘了阶级斗争。

满洲,一块神奇的黑土地,我们生于斯长于斯,这块土地上生活了许多牛逼的民族,孕育了独特的民族文化,作为一个民族自黑工作者,我一直有个疑问:为啥朝鲜族长得跟韩剧里不一样?

Did you enjoy this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