撮罗子

这可不是背带大棉裤!它是以前住在森林里的鄂温克人的家——撮罗子。“敖鲁古雅的月啊,酒一样透明”,想象着我画了这 …

继续阅读撮罗子

故土

听索云说,“玛利亚索离开了阿龙山,她现在是莫尔道嘎的人了。她天天坐在撮罗子里和游客合影。山上的鹿能抓到的都让女 …

继续阅读故土

明天

我猛然惊觉/在这片土地上/我如此期待/看着他们满是风干皱纹的脸和无所畏惧好奇新鲜的眼/都对我说/明天 明天

在北方

十分反感有人说敖鲁古雅鄂温克人是人类童年,带着自以为是,居高临下,有些卖弄,沾沾自喜的口吻。从他们那我看不到诗意,也看不到丑陋,酒精,鲜血,生活就像驯鹿舔着盐一样不声不响地走进了博物馆。

两杆大烟袋——满洲往事

我太爷是我6岁那年去世的,小时候对太爷爷的印象就是一个黑衣服老头,穿着解放鞋,留着白胡子,颤颤巍巍给我冲糖水,然后抱着我喝,这些往事都历历在目。